关闭

用户登录
  • 欢迎来到打假维权网!
当前位置:首页 > 人物专访

打假风云人物王海跟访 四天奔波五个城市

时间:2014-05-12 16:10:20来源:网络 作者:

打假风云人物王海跟访 四天奔波五个城市

打假风云人物王海跟访 四天奔波五个城市

再访王海

再访王海,源于他的一条微博。1月10日,王海发出这样一条微博:“喜迎‘规定’,拟重出江湖,出资百万进行食品药品专项打假尝试,看看能不能拿回千万。欢迎知情者爆料……”微博里说的规定,就是今年3月15日起实施的新《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新法规中明确表示,知假买假者也视为消费者,享受法规保护。就在这一天,曾经的中国打假第一人王海将“重出江湖”。

同王海约了不止5次后,记者总算在徐州等到王海,四天时间里,王海往返5个城市,从高铁到长途车,再从长途车到出租车,再到打假现场,除了晚上睡觉就没有片刻停歇。只有在高铁上,王海才能静下心来接受记者采访。在王海看来,新《消法》是一针强心剂,职业打假人将迎来春天。

2014年2月18日中午12点46分,徐州,阴。人群中一位中年男士,墨镜、寸头,背着双肩包,无人知晓,这就是昔日打假圈里的“风云人物”王海,此次途经徐州,王海的目的就是打假。

再访王海,恰逢他要亲自出手参与打假行动,记者得以跟访。这一次,王海把打假的目标瞄准了南方一家单位招标采购的供水管道,合同金额8000万元。王海公司调查发现,中标企业制造的铸铁水管涉嫌存在多项质量问题,王海公司向当地工商部门举报该案,正在施工的工程也因举报停工接受调查。

王海这次亲自出马,目的很明确:找到可以一击致命的产品质量不合格证据,让执法部门依法对违规企业进行处罚,从而让自己的公司领到执法单位发放的打假奖金,实现公司式打假的盈利。

搭档不说话 要隐藏身份

从徐州东火车站东出口出站,王海的同事老吴已经等在门口。没有握手,没有寒暄,王海问了一句话:“长途车票买好了吗?”老吴用地道的徐州话应了一句,“早晨9点就买好了,下午1点20分的长途车。”看了看手表,王海跟着老吴走向相隔数百米远的徐州市长途汽车站东站,一人买了一碗方便面,倒上热水,王海决定在候车厅吃午饭。“现在案子进行到什么程度了?”泡面的时间里,王海继续发问。

老吴是王海南京打假公司的搭档,跟王海配合多年,同样在南京公司的还有老张,两人这些年的足迹遍布江苏。“下午到当地工商局取质量检测报告,老张在当地的一家宾馆等着。施工现场被查封了,工程已经停工。”老吴的回答干净利落,却并没有让王海露出满意的表情,只是回了一句:“下午分两路,我直接去现场,你去工商局拿报告。”吃完方便面,一行人坐上了长途车,两个多小时的车程里,王海再没有和老吴说话,一直低头摆弄着手机,偶尔看看窗外风景,老吴也没有说话,两人相邻而坐却形同路人。

卡尺测数据 手机拍证据

下午3点半,长途车到达一个县级市。这里城区面积不大,仅有两条路三条街,4.5元的出租车起步价能到达城区任何一个地点。被王海公司举报的施工现场就在城区外围。坐上出租车,王海和老吴开始研究行动方案。“老吴,你直接去工商局,马上要下班了,一定要在下班前拿到工商局的质量检测报告,让老张带我去现场,然后酒店碰头。”

老张领路,来到施工现场,马路两侧摆满铸铁水管,有的已经铺放到挖好的沟里。在一个铸铁水管的管口上贴着一张封条,上面写着日期以及当地工商局查封的字样。“就是这批铸铁水管,水管壁的厚度、密度、镀锌量,我们都实测了,水管壁的厚度不一,有的达标,有的不达标,水泥管壁上的水泥厚度同样不一,这是不符合质量标准的。”对于老张的说法,王海选择了实测,他用一把专业测量精度的卡尺测试了10多根铸铁水管,并一一拍照。这种测量的工作重复了一个小时,等在旁边的出租车司机用手机看起了电影。这种活在当地不常见,不用开车,坐等赚钱。打假风云人物王海跟访 四天奔波五个城市

打假风云人物王海跟访 四天奔波五个城市

王海提要求 “一剑封喉”

从现场回到宾馆,已是下午5点多。老吴已从工商局拿回了质量检测报告。看着检测报告,王海急了。“检测报告为什么说四项检测内容都合格呢?这上面使用的是GB标准,合同上出现了GBT的字样,是笔误?还是以合同为准?GB是国家质量标准,而GBT是国家质量推荐标准,这两个标准必须弄清楚。”王海一字一句地说着,“你们注意的是铸铁管的厚度和水泥壁厚,但检测报告上很清楚,最薄的地方在允许的波动值内,这就不能证明产品质量有问题。”

老吴和老张有些尴尬,接着提出了一个思路,“对于铸铁水管的重量、密度都是有标准的,但测重量和密度需要当地的质检部门,测一次收费3000元,可以测这个。这些铸铁水管是镀锌,但现场可以看到镀锌量不足,有的地方就没镀。”

“下一步,你们同北京公司再联系一下,把产品标准的数据再核实一遍。该检测就检测,需要缴费就先缴费。”显然,王海认为从检测报告来看,老吴、老张前期的调查没有找到铸铁水管的“死穴”,模糊的数据并不扎实。“不能出毛病,要用准确的数据,让对方无法解释,只能认错。”王海明确提出要求,表示只要找出一个不达标的准确数据,对方就哑口无言。

四天奔波五个城市

尽管天色已晚,王海并没有留在当地的意思。从当地乘车返回徐州已是晚上8点,王海又坐上了从徐州开往天津的G40动车。上火车前,王海买了一个盒饭,在车厢内解决了晚餐。“这是我四天时间往返奔波的第五个城市了,2月25号从北京到了南京,然后从南京到了杭州,从杭州又去了徐州,现在去天津。”王海说。

这些年,王海既被人称呼过“中国维权第一人”、“打假英雄”,也被人喊过“刁民”,从被媒体反复报道,到淡出公众的视线,王海纠结过、淡忘过,但始终没有离开过打假。“我现在在北京、天津、南京、杭州、广西都有公司,都是专业打假公司,铸铁水管的案子只是其中之一。”

“这个案子从举报开始到查封已经半年了,如果查实的话,执法部门的奖励应该在30万元左右,奖金来自于执法部门对造假企业的处罚。”如今王海打假,早已从高调变为低调,从一人单打独斗转为了公司式打假,业务范围也不再仅仅限于打假,涉及了物业管理。“这次去天津就是谈物业管理的事,天津的公司已经管理着7个小区了。”

“我从来不是英雄”

对于当年媒体冠以打假英雄的称谓,王海笑着摇了摇头。“我从来不是什么英雄。”在王海看来,打假是他的职业,是他的工作之一。除了开打假公司,王海目前还开办了物业公司,还担任了一些民间组织的法律顾问。“打假说白了,就是冲着利益去的,不违反法律,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让那些制假企业付出代价,让打假人受益。”对于打假追求利益,王海没有回避,也不愿意把打假捆绑到道德的制高点上。“但有一点是毋庸置疑的,打假行为在追逐利益的同时,本身具有的正义性。”这一点是王海多年打假一直在强调的。

动车靠站停车、发车,乘客人来人往,当晚10点25分,G20停靠在天津南站,没有一个人认出王海。昔日风头无双的王海低头看着手机上的微博,回复着粉丝们发来的私信。这些全国各地粉丝频繁通过微博给王海发来的维权求助信息佐证着:他仍是中国民间打假的标志性人物。

>>相关文章

本站部分信息由相应民事主体自行提供,该信息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应由该民事主体负责。打假维权网 对此不承担任何保证责任。
中国纪实通讯社主办 —— 全国维权资讯互动应用平台 安全联盟站长平台
打假维权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3-2017 djwq.org.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1643329295@qq.com 监督电话:010-89942671 转 648
中国互联网协会: 中国电子商务协会: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行业协会: 网络110报警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