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用户登录
  • 欢迎来到打假维权网!
当前位置:首页 > 人物专访

薛焱锋:乌鲁木齐职业打假人的“红与黑”

时间:2016-01-21 16:20:12来源:亚心网 作者:

  薛焱锋是乌鲁木齐市职业打假圈的“名人”。从消费者到维权者,再到“知假买假”的职业打假人,他时而被人冠以“英雄”之名,时而被人称为“刁民”,薛焱锋把这门“介于红黑之间”的职业坚持了5年,他在全疆各地起诉的案子已达百起。

  “我的名字,没什么可保密的,但请你不要拍照。”前不久,在向职业打假人薛焱锋再三保证不拍照后,薛焱锋戴着墨镜、挎着背包出现在记者面前。31岁的他精干利落、皮肤黝黑,看起来像一位户外运动爱好者。

  购买“问题”枸杞打第一场官司

  墨镜、背包以及有些警惕的举止,这是薛焱锋出现在人群中的模样。面对记者,薛焱锋说,不少人都好奇,以为作为职业打假人身上一定有不少“法宝”,其实他没什么“法宝”。说着,薛焱锋打开他的背包,只见里面有照相机、录音笔、几部手机,还有纸笔和名片夹。“我的法宝其实是‘度娘’。”薛焱锋说着从包里拿出一部智能手机,手机百度里添加了很多书签,如《食品安全法》、《消费者权益保护法》、《预包装食品营养标签通则》等。

  提起自己是如何走上打假之路,薛焱锋笑着说,“4盒枸杞”。

  2010年10月,薛焱锋在博乐市一家超市购买了4盒精品包装枸杞用于送礼,价值2000余元,他查看标签发现,他所购买的枸杞连生产许可证编号都没有,“这是一个被人忽略的常识,我当时就怀疑这个枸杞有问题,连许可证都没有咋整出来的?怎么放心吃?我随后向工商、质监等部门反映,但他们相互推,没办法,最后诉至法院。”薛焱锋说。

  这是薛焱锋的第一场打假官司,经过一审、二审后,他最终输了。他原本从事的工作和法律毫不相关,此时他开始用大把时间自学法律,在网上搜索与消费维权有关的案例,“就是‘赌一口气’。”他说。

  之所以选择食品做诉讼的主体对象,薛焱锋说,民以食为天,打食品安全官司也是为了“惩恶扬善”,因为权益被侵害的对象是所有消费者。“尽管消费者权益保护法规定得越来越详细和完善,但在实际生活中维权还是很麻烦。”薛焱锋说,比如赔偿,按照法律规定,售假行为应当赔偿,但在现实中很难兑现,他认为这是维权,但一些被他抓住“把柄”的商家认为他在“敲诈”。

  有利益回报,维权人变为打假人

  “敲诈”的说法令薛焱锋感到恼火,“我只是在法律框架内,维护自己作为消费者的基本合法权利,我是不沉默的少数派。”

  渐渐地,他开始有意无意地寻找那些有问题的包装食品,比如,有没有生产许可证?食品成分里有无不符合国家规定的物质?添加剂里有没有非食用的原料?产品标签上有没有“极品”、“最棒”之类夸大其辞的宣传?

  2012年年底,薛焱锋在首府一家大型商超内发现了一种没有标注“食品安全许可证”的干果,一袋28元,这一回,他不再像第一次那样到处投诉,而是默默地买了36袋,共计1008元,保存好发票,离开商场。随后,他将商场以侵权为由起诉至法院,最终,法院支持了他,他获赔1万多元。

  “我和那些发现问题产品就举报到监督部门或者和商家私了的人不同,我会直接选择用法律手段,通过诉讼程序去维权,我觉得这才是职业打假人的职业素养。”薛焱锋说,此前,他在这方面吃过亏,去监督部门多数是让双方协商调解,不是互相“踢皮球”就是问题最终没有得到妥善处理,而直接跟商场交涉,弄不好就会被扣上“敲诈”的帽子。

  在薛焱锋看来,这种不违法的生存方式也没什么不好,既能维权,还能有利益回报。赢了官司之后,他把更多的精力都花在“逛商场”上,全疆各地的大型商场是他的目标,在他看来,大商场对货品的把关相对更加严谨,老百姓对其信任度也比较高,一旦出现问题,就是对老百姓不负责。在商场内,他会仔细查找有问题的产品,尤其是食品。

  薛焱锋打假时,从成本考虑,一般都会花费千元,食品类占大多数。从“退一赔十”或“退一赔三”的相关规定来看,一旦赢了官司,赔偿大概在万元,拿着赔偿所得,薛焱锋又投入到新一轮的打假中。

  2015年3月,薛焱锋打算买些白酒宴请朋友,在一家大型商超他发现,一种新疆名酒的不透明外包装上没有标注日期,外行根本看不出问题,但已有打假“功底”的他知道,这不符合《食品安全国家标准预包装食品标签通则》,也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食品安全法》,“酒的包装盒为纸质不透明包装,上面没有标生产日期,你要想看,除非把外包装破坏后才能看到里面印在酒瓶盖上的生产日期,这对消费者来说是很不公平的,因为你破坏了外包装,就要购买。”薛焱锋说,带着一种惩戒的想法,他当时花了4500多元,买了24瓶这种包装酒,以“质量损害赔偿”为由诉至法院,法院一审支持了他要求赔偿45000多元的诉求。

  胜利的滋味令薛焱锋倍感欣慰,身为原告,他的起诉状上的身份信息一直写着“自由职业者”,在他看来,打假就是他的职业。

  输多赢少,职业打假路艰辛

  2015年4月,薛焱锋在乌市一家超市购买了30包某生产厂家生产的绿提子和黑提子葡萄干,每包售价34.9元。之后,他以“食品包装没有标注营养成分”为由,将生产厂家、超市及其所属公司告上法庭,请求根据《食品安全法》的相关规定,退还购物款并支付10倍赔偿金,共计11517元。

  8月10日,法院审理认为,原告薛焱锋购买的葡萄干在包装上存在瑕疵,但该瑕疵并不影响原告对购买产品的使用,该产品并不危害公众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原告因该产品不符合《预包装食品营养标签通则》的规定,要求该产品的生产者或销售者返还购物款、支付10倍价款赔偿金的诉讼请求无法律依据,不予支持。目前,薛焱锋已就此案上诉至乌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理此案的新市区人民法院法官刘晓媛说,普通消费者很少有人去关注食品包装袋上的营养成分,而且经过国家农副产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新疆)出具的检验报告显示,该葡萄干为合格产品,符合食品安全标准。

  而同一种产品同样的赔偿诉求,今年7月,薛焱锋却在石河子市人民法院获得支持。法官刘晓媛解释说,2014年3月15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食品药品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实施,其中明确规定“知假买假”也受法律保护。但另一方面,《规定》只是一个框架,没有细则。因此,各法院在判决时大都自由裁量,不得危害消费者的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是基本前提。

  据薛焱锋自己推算,自入行以来,他在全疆各地起诉的案子已达百起,但赢的很少,大约6起,赢的官司中,最少获得赔偿5000元,最多赔偿5万多元,如此下去,打假这个职业只能兼职。

  “法律条文上明明写得很清楚,但就是赢不了,还有各种有形无形的关系在影响诉讼的正常进行。”薛焱锋说,这是最让他感到纠结痛苦的地方,导致他的有些官司,打着打着就撤诉了。

  商家视他或敌或友

  在和记者的交流过程中,薛焱锋反复叮嘱记者“不要拍照”。薛焱锋坦言,在打假过程中,即便他戴着墨镜,依然会遇到各种恐吓和威胁。有一次,他到一家商场闲逛,突然被人带到一间屋子里,还没搞清状况,就发现有人在给他拍照,这让他感到非常恼火。

  原来,打假这些年,不少商家已将薛焱锋列入“黑名单”,商场职员给他拍照就是让店员知道“小心此人找茬”。

  同时,“打假”也让薛焱锋和一些商家最终成了朋友,新产品上市前,一些公司会主动找上门,请求他对外包装等进行“把关”,以免日后惹麻烦。薛焱锋也因此被冠以“法律顾问”的名号。

  这种“半黑半红”的角色并没有令薛焱锋感到游刃有余,反而更加警惕,始终戴着墨镜,着装低调,不加微信,不加QQ,从不在社交网络里晒自己的照片,不在电子设备上留下自己的方位已成了薛焱锋的习惯。

  薛焱锋说,打官司多了,经常有法官问他“为啥干这一行(职业打假人)”,他的回答是“我不干,自然会有其他人干,除非找不到纰漏,我们就失业了”。

  “每个案子看起来都不大,其实,要花很多功夫,除了查证大量法律法规,还要调查、取证、配合调解,每个案子从起诉到一审,一般都在半年左右,这期间,闲着的时间不多。”薛焱锋说,忙得根本没有时间干别的,到去年5月,他正式把这行干成了职业。

  游走在公益、生意之间

  据记者了解,“职业打假人”是指利用现行法律法规中关于消费损害赔偿的规定,以消费者的名义购买商品,并多处投诉索赔,以取得经济利益的一类人群。而《消费者权益保护法》规定的消费者指的是个人以生活消费为目的购买商品或接受服务的社会成员,两者有本质区别。

  有法官认为,普通消费者“知假买假”索赔是一种有力的监督行为,而职业打假人“知假买假”却是一种利用法律进行经营牟利的行为。

  自治区产品质量监督研究院相关负责人坦言,“职业打假人”打假虽为逐利,但其行为并未违反法律强制性规范,没有危害国家利益和消费者权益,没有破坏市场经济秩序,客观上“制裁”了售假者,应该予以支持。

  记者了解到,针对“职业打假人”这一群体,司法界也在逐渐形成共识,以营利为目的的索赔越来越难以获得法院支持。如果投诉人不能举证证明其所购买的食品存在有毒、有害情形,或亚急性、慢性危害等可能影响人体健康的有关情形,法院不会对其退一赔十的惩罚性赔偿请求予以支持。而10月1日起实施的新修订的《食品安全法》也已明确,如果食品标签、说明书存在不影响食品安全且不会对消费者造成误导的瑕疵,法律不会对惩罚性赔偿要求予以支持。

>>相关文章

本站部分信息由相应民事主体自行提供,该信息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应由该民事主体负责。打假维权网 对此不承担任何保证责任。
中国纪实通讯社主办 —— 全国维权资讯互动应用平台 安全联盟站长平台
打假维权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3-2017 djwq.org.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1643329295@qq.com 监督电话:010-89942671 转 648
中国互联网协会: 中国电子商务协会: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行业协会: 网络110报警服务: